当前位置: 主页 > 王牌大贱谍 > 正文

王牌大贱谍:我犯贱我快乐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 【 】 发布时间:2020-09-08 评论数:

  1997年,一部1700万美元低成本制作的搞笑喜剧片把美国人逗得前仰后合,一举创下5700万美元的票房,这部影片就是《王牌大贱谍Ⅰ》。1999年,尝到甜头的迈克·梅尔斯乘胜追击推出《王牌大贱谍Ⅱ》,该片果然不负所望,全球票房达3.1亿美元。三年过去了,身手不凡的梅尔斯再次制作了《王牌大贱谍Ⅲ》,上周末一上映就登上票房冠军位置。据说,这是“大贱谍”的最后一部,而且还有斯皮尔伯格等大明星客串捧场,不可不看哪!——编者

  《王牌大贱谍Ⅲ》傲居上周末北美电影票房排行榜对我来讲确实是黑马再现。尽管《王牌》系列的编剧及主演迈克·梅尔斯是加拿大的骄傲,但我看他的片子一直是一边儿笑一边儿瞧不上眼。我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已光荣地成了深受东方传统文化浸淫的一块顽石,总之对梅尔斯将搞笑定位于厕所及性器官接受起来还有些困难。加上神探奥斯汀·鲍威尔斯的形象被塑造成中国八十年代初的农民企业家式(后现代式?),而故事又充满了现代科技手段及科学幻想的滥用,整个一场没完没了没文化的打闹。然而迈克·梅尔斯人气在北美实在是好,电影票房榜及电视收视率就是一个明证。难道下里巴人与阳春白雪之间的距离到了后现代也变得不那么遥远?

  我知道,票房榜及电视收视率有时并不能代表艺术水平和影片质量。可是在《王牌大贱谍Ⅲ》中的确有不少耐人咀嚼的东西。比如说迈克·梅尔斯在片中一人演四个主要极善极恶的角色:神探奥斯汀·鲍威尔斯(Austin Powers)、首席恶人恶魔博士(Dr. Evil)、肥八蛋(Fat Bastard)和新恶人黄金会员(Goldmember)。一边欣赏梅尔斯的演技,一道霹雳闪过脑海———这就是人:能善能恶,善恶并存。难道不是吗?还记得中国作家赵丽宏八十年代写的《面具》吗?一个人有许多面具,许多角色后面只是一个人!所以谁又知道迈克·梅尔斯不是这么深奥呢?

  为人之母,此片打动我的地方还有父子之情。在《王牌大贱谍Ⅲ》中,恶魔博士连同新恶人黄金会员还是要控制世界。为了无阻地实现这个罪恶的计划,他们一同绑架了神探奥斯汀·鲍威尔斯的父亲奈基勒·鲍威尔斯(Nigel Powers)。为了救出和自己代沟重重却血肉相连的父亲,奥斯汀·鲍威尔斯只得再次坐上时间机器回到1975年大战邪恶。迈克·梅尔斯用自己的生活经历来塑造片中鲍威尔斯的父亲,甚至恶魔博士与儿子的父子之情,借以追思已逝去的父亲。当恶魔博士在“克隆自我”与儿子争抢巧克力时毫不留情的将“自我”拽了回来时,相信没有为父母的不动心的。

  片中的深刻和打闹究竟哪个是糖衣哪个是药丸,我确实没有把握。然而迈克·梅尔斯提到生命无可挽回,只好用片中的角色来寄托对父亲追思时眼中闪烁的泪光,以及艰难地咽下坚硬的唾液的场景,让我再次模糊了下里巴人与阳春白雪的界限。——亚利(加拿大)

  《王牌大贱谍Ⅲ》包含粗俗笑话、成人场景、难以置信的恶心场面、侏儒、痴肥等等元素,它不只是对间谍电影、黑人电影(Blaxploitation)的讽刺,它还是一部讽刺时政的滑稽剧,一部“黑色百老汇”,但同时,它又不会受制于任何当下的事件,因为《王》系列是60年代的产物。

  《王牌大贱谍Ⅲ》的开头段落一定会成为被谈论最多的夏季电影片段。可以注意一下开始的那个直升机的场面,那是无数高成本大制作影片的例行公事,它和《王》片中几乎所有的其他东西一样,显得过分张扬与浮夸。无疑,该片的定位是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但对于我们这些口味刁钻的影迷来说,《王牌大贱谍Ⅲ》依然有足够的魅力让你不顾在影院中呕吐的尴尬而跑去看的。——约翰·安德森,每日新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