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杨国强 > 正文

碧桂园半年优化14万人?杨国强重押“机器人”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 【 】 发布时间:2020-09-16 评论数:

  2019年,一场轰轰烈烈的组织调整在碧桂园展开,先后有多位高管被调遣后离任。截至今年6月底,碧桂园员工数量已降至约8.8万人,同比上年末减少约1.39万人。

  这不是首次传出他的离职消息了。类似消息曾在今年年初有所发酵,只是一直未得到本人的公开回应。8月25日的碧桂园(2020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有媒体向莫斌询问“两度离职”传闻的真实情况,并问他的职业发展考虑。这位“宇宙第一房企”的总裁,一时犹如被架到火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些传言,每次有传言,我也不理会。”言语中,莫斌似乎有些委屈。这次他正面表态:“我想通过你们(媒体)传达我的坚定信念:我的职业生涯一定是在碧桂园结束的,我一定会跟着碧桂园走下去。”

  2010年7月,莫斌正式加入碧桂园,任总裁、执行董事等职。在碧桂园跨越“千亿”规模门槛并登顶行业的过程中,他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不过,关于莫斌的离职传闻,碧桂园官方早已“辟谣”。就在莫斌离职流言传出的同一天,碧桂园官网显示,8月11日上午,莫斌代表集团与湖南省委领导在长沙会面。次日,官微又挂出“碧桂园集团总裁莫斌一行赴豫北区域视察”的消息。外界观点称,此举是在力证莫斌仍在职。

  巧合的是,8月11日,碧桂园集团副总裁、甘肃区域总裁、原人力负责人彭志斌因个人原因提出离职。碧桂园对《中国企业家》证实了这一消息。

  自2019年起,一场轰轰烈烈的组织调整在碧桂园展开。为了适配总部与区域“裂变”的需求,高管层面的人事调整首当其冲。迄今为止,先后有多位高管被调遣后离任。近期离职的彭志斌,曾在今年2月的人事调整中,卸任人力资源中心总经理一职,调任甘肃区域总裁。

  基层人员结构优化亦在同步进行。碧桂园2019年报显示,公司员工已从2018年的13.14万人,降至2019年底的10.18万人,一年之内调整了近3万人。而据最新的半年报数据,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员工数量已降至约8.8万人,同比上年末减少约1.39万人。

  此次业绩发布会上,碧桂园集团常务副总裁程光煜对此回应称,总体来看,公司员工有进有出,在当前经济环境下,波动幅度处于行业正常水平。而在去年举行的一次管理会议上,莫斌曾直言,“公司在不断进步,适应改变的人才能留下来。”

  2020年上半年,碧桂园员工人数整体减少近1.4万人,这一变化引发外界各种猜想。

  一方面,碧桂园持续将部分辅助性、服务类岗位(如案场服务、保安、保洁、司机、设备维护等)转出,以第三方市场化方式为集团提供服务;将部分子公司岗位(如酒店、绿化、社会公益企业等)转出至核心联盟企业。此部分转岗人员约7000人。

  另一方面,企业高科技转型升级背景下,部分岗位通过信息化、数字化应用代替。受疫情影响,公司进一步快速推进互联网、数字化营销(如凤凰云、无人案场等),新增了数字化营销和客户运维团队,传统营销队伍精简3200人。

  程光煜还表示,碧桂园已启动2020年“碧业生”和博士招聘工作,计划招聘约2000人。此外,为配合集团多元业务的发展,下半年新业务板块(博智林、千玺、农业、碧优选)计划招聘逾3500人。

  “今年以来,碧桂园通过总部精干高效、区域做优做强的管理思路,推进业务流程简化和部分区域优化调整,人员结构得到进一步优化。”程光煜表示。

  目前碧桂园的管理团队非常年轻。最新财报显示,碧桂园集团副总裁级核心管理团队平均年龄47岁;此外,包括“未来领袖”以及“碧业生”在内的人才培养计划已培养出超过48名区域总裁和副总裁。

  人员结构优化的背后,碧桂园组织调整大潮正在剧烈翻涌。自2019年以来,碧桂园围绕提升全周期竞争力,至少实施了6次比较大的组织架构调整。仅在今年上半年,类似调整就达到3次。

  今年2月开始,碧桂园陆续对多个集团中心和区域进行合并。受疫情影响,开工后,碧桂园再次进行组织整合。5月,碧桂园决定对21个区域进行调整,其中沪苏、安徽、湖南、湖北、广西等规模较大的15个区域被拆分成41个,此轮调整后,碧桂园下辖区域达到73个。

  “调整不是‘拍脑袋’的决定,是‘有的放矢’地打造企业内部丛林生态。”莫斌说,未来的区域整合还要进一步思考区域做强做优的问题,会以年化回报和利润总额为考核,不再以规模论英雄。另外,总部要向自己开炮,不断提升平台效率。

  今年5月,碧桂园将原有的贵州区域、湖南区域分别进行拆分。莫斌表示,还会根据市场整体情况、区域管控能力和项目运营能力等,对部分区域进行拆分,“通过裂变,让更多优秀的人才走向关键岗位”。

  今年6月举行的公司管理会议上,碧桂园集团董事局主席杨国强提到,公司将不断改善人才评价体系,形成好的人才选拔机制,真正有才华的人将得到越级提拔。莫斌表示,“碧桂园鼓励大家在发展中解决问题,以创业心态做好区域裂变,珍惜现有平台。”

  “未来我们会是一个高科技企业。”杨国强曾如此定位碧桂园。针对科技力,莫斌提到“极简组织”与“极高效率”两个关键词。“要进一步检讨现有的组织,思考如何做到精干高效,推出有效举措。”

  “疫情确实对我们交楼数量产生了影响,加上高地价楼盘收房,进而影响到了利润指标。”此次业绩会上,碧桂园集团首席财务官兼副总裁伍碧君说。

  程光煜也坦言,今年上半年尤其是在1月和2月,受疫情影响,碧桂园的销售情况出现明显下滑,“但在3月份之后,碧桂园的销售表现已逐步恢复至比去年同期略好的水平”。

  8月25日,碧桂园披露了2020年中报。受疫情影响,大多数房企原定可于今年上半年竣工交付的项目工期延后,收入结转时点后移,导致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利润增长放缓或预期减少。不过,碧桂园的业绩指标仍能证明自身龙头房企的成色。

  “目前整体销售情况正在恢复,我们有信心1~8月的累计销售额赶上甚至超过去年同期水平,预计全年销售业绩可实现同比10%的增长。”程光煜称,碧桂园今年总计约有9000亿元货量,预计可以实现67%的去化率。

  今年上半年,碧桂园实现权益销售金额2669.5亿元,在第三方机构克而瑞统计的全口径销售额排行榜中,碧桂园销售金额3723.1亿元,稳居行业第一。截至2020年6月30日,碧桂园录得不含增值税的已售未结收入为7808亿元。碧桂园称,“这在很大程度上锁定了公司今年乃至未来两三年内业绩的提升空间。”

  “我们在管理上要求提升全周期综合竞争力,希望能在成本管控方面见到成效。”此次业绩会上,莫斌称,“在提升全周期竞争力后,2019年新开盘的项目,拿目标成本与实际成本相比较,可以节省50亿元以上。”

  碧桂园的成本管控成效,重点体现在融资成本的降低和充裕的现金流上。截至今年6月底,碧桂园融资成本为5.85%,相比2019年末下降了49个基点。报告期内,碧桂园的净借贷比率仅为58%,远低于行业90%的均值,已连续多年保持了净借贷比率低于70%。

  负债方面,截至2020年6月30日,碧桂园有息负债总额下降至3420.4亿元,相较2019年末,下降了7.5%;公司账面可动用现金余额达2055亿元,另有未使用的银行授信额度3288.1亿元。

  2020年上半年,碧桂园营销及市场推广成本和行政费用约为134.7亿元,同比下降27.9%。程光煜称,费用降低的原因,与碧桂园受疫情影响,主动积极采取线上营销有很大关系,同时公司在推广的精准度上也有提升。

  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的这句话,杨国强深表认同。他常说,碧桂园唯一不变的就是永远都在变。2015年,碧桂园通过一系列区域裂变深耕市场,实现了规模快速扩张,成为行业龙头,2019年起,碧桂园再度在组织层面“大动刀”。驱动杨国强推动变革的,是时代的背景。

  随着房地产行业开始进入存量时代,在“房住不炒”的政策背景下,碧桂园在2018年下半年提出实行“行稳致远”战略,向管理要效益,激发企业内部改革动力。

  回顾碧桂园发展之路,杨国强从来不缺变革的魄力。他先以“名盘+名校”模式一举打开顺德碧桂园的销路;再瞄准广州市场潜力,以“造城”之势开发万亩郊区大盘凤凰城;又进军机器人、现代农业,致力打造高科技综合性企业。

  多元化业务虽然遭受质疑,但已经开始为碧桂园贡献业绩了,尽管所占的比例还非常小。今年上半年,碧桂园来自房地产开发的收入为1799.5亿元,占总收入比例为97.3%;来自建筑的收入为32.19亿元,其他收入来自物业投资、酒店经营以及机器人制造、机器人餐饮、社区零售、现代农业等,约17.89亿元。

  莫斌称,碧桂园的新业务包括建筑机器人、餐饮机器人、社区零售、农业四大板块,截至今年上半年已经累计投入9.4亿元。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推进有一定滞后,但现在已经恢复正常。最重头的建筑机器人已经有50款在研究,35款进入工地测试,按计划2021年进行小批量生产,2022年能够进入到工地现场。

  2018年7月成立的碧桂园子公司博智林,目前正大力研发建筑机器人。截至2020年8月14日,博智林已累计递交专利申请2314项,在关键领域拥有一批自主核心技术。

  2019年,碧桂园成立全资子公司千玺机器人集团,正式进军餐饮机器人行业。目前千玺集团共有6家机器人餐厅门店投入运营。

  “机器人时代已经到来。”碧桂园在财报中称。莫斌称,碧桂园布局机器人等新业务的初衷,是希望通过机器人推动生产力提升,让碧桂园的主业和新业务并驾齐驱,借助科技力量提升企业竞争力,“新业务相对主营业务的关系,就是如虎添翼。”

  今年6月,杨国强在月度管理会议上强调,要让博智林建筑机器人和装配式建筑真正成功落地,成为企业未来强大的竞争力来源。

  “中国的城镇化还有很漫长的路,大量农村劳动力转移出来,推动着教育、就业、商业、交通、文化、医疗等方方面面演变,这是个渐进的过程。”杨国强说。

  “目前我们已经达到全产业链间的内循环,未来还将通过产业链投资进入万亿级市场。”发布会上,莫斌展现了全产业链布局的构想,碧桂园希望通过地产产业链和社区产业链的整合,进一步提升综合竞争力。

  产业链投资方面已经开花结果。地产方面,碧桂园创投持股的贝壳找房,8月初已在美国成功上市,目前总市值已达519亿美元。而在社区产业链上,已经独立上市的碧桂园服务(06098.HK)是目前市值最高的物业公司,最新市值约1407亿港元。

  莫斌称,当前中国的新型城镇化还在不断推进,过程中还会有健康发展的市场空间,“这对碧桂园来说,就是最大的利好消息。”